-

“嗚嗚嗚,我要找媽媽,我要找爸爸!”盛天縱哭著喊著鬨著說道。

“小朋友不要哭了,你看看這個是什麼?”一個船上的服務員拿住一個黃黃的毛絨玩具說道。

“是我的小鴨子!”盛天縱驚呼一聲說道,隨後他擦擦眼淚問:“這個小鴨子怎麼會在你的手上?”

這隻小鴨子對於盛天縱而言意義非凡,他從小到現在都是一定要抱著這隻小鴨子睡覺的,小鴨子身上的味道他最熟悉,這個就是家裡那一隻。

隻是家裡的鴨子怎麼會在一個陌生人的手中呢?

“盛天縱小朋友,我是你的爸爸盛笠派來的,我們現在在玩一個遊戲,假裝你被壞人綁架了,接下來你需要全程都聽我的,我們一起逃出!”服務員開口說道。

聽到服務員的話,盛天縱隻覺得驚呆了,太酷了,這件事情說出去以後小寶一定會崇拜自己的!

“我願意給你走,我保證乖乖的不發出半點聲音!”盛天縱肯定道。

“嗯。”

黑暗中,兩個人一起朝著甲板走去,船上的服務員是一個有著十幾年海上經驗的老船員了,他通過熟悉的技巧從輪船上放下一艘船,抱著盛天縱兩個人一起跳到了船上,然後朝著一開始的岸邊駛去。

喬槐上完洗手間以後立刻就去找孫玉山了,她走到房間,發現房間隻有孫玉山一個人正在看手機,不見盛天縱的身影,

喬槐當下就急了,她一把抓住孫玉山的領子說道:“天縱呢?!”

“天縱不就在外麵嗎?那個孩子哭哭啼啼的,都怪你讓他認賊作父,現在好了,根本不認我!”孫玉山嘀嘀咕咕的埋怨著。

喬槐走出房間,環顧四周根本看不到盛天縱的身影。

“你個蠢貨,天縱不見了!”喬槐著急的說。

“怎麼會不見呢,不就在外麵的嗎?”孫玉山放下手機,走到外麵說道。

可是外麵一個人都冇有。

“天縱!天縱!”喬槐開始喊起來,卻無一人應答。

喬槐瞬間麵色白的和一張紙一樣,整個人無力的倒下來。

“是盛笠,一定是盛笠把天縱帶走了!”喬槐說著哭著撲進孫玉山的懷裡,捶打著他的胸膛道:“都怪你,都怪你!不是說了讓你好好看著他的嗎!”

“這,這——”孫玉山抓抓頭髮,一時間也是有點懊惱的,不過轉念一想他道:“孩子既然被盛笠抱走了,那就隨著他抱走吧,盛笠還能殺了他不成?盛笠也不過就是一個冤大頭幫我們養兒子罷了,我們現在手裡可是有一億美金,以後想生幾個生幾個!”

“混賬東西,那能一樣嗎?天縱就是天縱,誰都無法代替!”喬槐痛苦的說,那還她一點一點養了五年的兒子呀,她對彆人壞,可是對自己兒子那是寶貝的不得了。

兩人正說著,孫玉山的手機鈴聲響起來了。

“該死的,這個時候是誰的電話啊?”孫玉山罵罵咧咧的看起來。

那是一個海外銀行的電話,孫玉山忙不迭的接起來道:“喂,有什麼事情嗎?”-